从吃“剔尖儿”想到的

[作者:内蒙呼市 梁怀志 来源:《汾州乡情》2011年第6期][2012-01-13]
 
深圳有两家太原人开的饭店,一家叫“杏花村酒楼”,另一家叫“向阳社餐厅”,这两家都属山西民间传统饮食,而向阳社餐厅离我居住地不远,步行20分钟就到,所以我们来这里吃剔尖儿已经是常客了。大多在深工作的许多老乡都来过这里。
以向阳社为例,它虽占地面积不大,但每当用餐之时,车场、路边停的小车总是水泄不通,大堂内仅有的廿余张餐桌座无虚席,甚至到了排队等位的程度。
无独有偶,在呼市小巷深处,也有一家更不起眼的“老俩口山西抿面店”,专营各种杂粮抿面。店铺由一间车库改装而成,可供十多人同时就餐。老婆只管抿面,老公接待客人忙得不亦乐乎。别看它又小又土,食客却络绎不绝,常常是供不应求。
从两座小饭店的兴旺,可悟出一个道理:饭店不论大小,也不论开在何处,只要能适应食客的口味,就会红火起色。西安一家“天下第一面”就是专一的陕西各种面食,那才是名符其实的天下第一呢!如果真有一天汾阳菜进驻深圳,在深的汾阳游子一传十、十传百,肯定会天天光顾的。酒香不怕巷子深,就是这个道理。
做地道的家常便饭,那是咱汾阳人的拿手好戏,从纯粹的乡土风味的农家小吃,到八盘八碗等盛大席面的高档菜肴,绝对是更胜一筹。带上你那石头干饼、肉饼子、羊肉熬冬瓜,还有百吃不厌的削面、拨面、圪团儿、剔尖儿、抿尖儿等传统手艺餐具,到各地开个饭店吧,我看是很给力的。
你可以去各地走走看看,在市场上显而易见的是“东北饺子”“西县莜面”“河南老家”“长沙米粉”等大小饭店,还有内蒙的“烧表”,新疆的“馕”也是很受欢迎的,而“汾州食府”“汾酒之家”等字眼儿的饭店,简直微乎其微,汾阳小吃就更不见踪影了。说来说去,汾阳人(包括全山西人)似乎有些胆小,或曰爱面子。没有四川、浙江人那股闯劲;可话又得分两方面说,汾阳人韧劲和细心那是主流,只要看准的事,就会一干到底。言意之下,只要有一帮善经营懂管理的内行人带头,把年轻人组织起来,领上路再送一程,一定会闯出一片天地来。俗话说,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嘛。还有个值得注意的信息,就是全国各地离退休的老乡,他们中间有许多是交际深门路广的热心人,是一批不可或缺的领路人,去联系和依靠他们,让他发挥一下余热,免得他们坐在家里闷得慌。还可借助《乡情》编辑部这一四通八达的广阔平台为依托,去做我们想做的事情。
我衷心希望,我们汾阳人——不论是在外游子还是本籍居民,都应该内外互通,上下互联,开阔视野,广集人脉,共谋发展,因人因地开办一些档次各异,乡土风味浓郁的百姓餐饮,还是很有作为的。一是可解决一部分人就业问题,二是可拓宽汾州饭菜的知名度,一举双赢有何不好?!
“二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时代早已过去,要彻底打破看不见建昌塔就心里发慌的旧观念,还要勇于接受新生事物,发扬敢闯敢创的精神。佛山杰卡家具有限公司总经理曲婷霞女士,她在粤打拼多年,现已奠定下了扎实可靠的基础,是我们汾阳人的姣姣者,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
上一条:让文化更灿烂让城市更美丽        下一条:海南第三大城市琼海印象兼谈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