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郭氏研究的文化层面

[作者:王希良 来源:《汾州乡情》2012年第1期][2012-02-01]
 
我市比较系统的郭氏研究活动,是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开始的。1993年,山西省文史研究编辑部一行三人来到汾阳,组织编写了《汾阳与汾阳王》研究专辑。而在此前,郭裕怀省长和省社科院张海瀛、李吉、马志超等专家学者已经与我市郭氏研究会进行了长时间的调研和准备工作,使得郭氏研究始终沿着正确的方向开展起来。在这里,我们要特别感谢这些可以说是郭氏研究的领军人物。如郭裕怀主席、郭士星会长、郭彩萍理事、李吉老师及来自全国各地的郭氏后裔。作为一名文史老兵,我想说,你们使郭氏研究这一历史课题的研究不断地深入和发展,并始终坚持着正确的方向。
近年来,郭氏研究会在此基础上做了更多的工作,这是值得郭氏后裔和研究者庆幸和祝贺的。
近年来,省郭氏研究会郭世科副会长在郭氏研究工作上花费了很多精力和时间,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果。特别是他那篇关于和谐的文章,标志着郭氏研究的转折和新的里程的开始,这就是,从历史的范畴向文化的层面跃进。
在这里我想谈一谈自己的感受,那就是围绕着文化层面的研究,摆在我们面前的两个新的课题:一、从民俗的角度,使研究横向涉及更多的领域和内容;二、从国学的深度纵向挖掘更深层次的内涵。
记得童年的时候,母亲曾经指着自己屋顶告诉我,为什么咱们汾阳的房屋都是高大宽畅,屋顶龙头、龙脊、虎头、滴水齐全,而其他地方都没有这样的讲究呢?这是因为,汾阳王郭子仪的王府在汾阳,老令公向皇帝奏请,让这里的老百姓都能住上他那样的房子。皇帝说,我的江山还是你给打下的,就准奏了。从此,汾阳人起房盖舍,就能够享用龙头、龙脊、虎头、甬瓦这样的材料了。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在民间,在社会上,我们可以收集到大量的关于郭汾阳的史料。十年前,我们进行过一些搜集,就整理了几十篇关于汾阳王的传说和故事,有些是很有来头和价值的。从民俗的角度,民情风俗、礼仪、习惯、禁忌、信仰、祭祀、传说、典故等等方面,我们会得到许多珍贵的收获。
另一个是国学。以儒学为代表的优秀传统文化就是国学的基本内涵。而郭子仪就是一位儒家文化的代表人物。我们看,他崇奉君臣之道,做了天下第一忠臣,所以能再造唐室,功高盖世而主不疑,位极人臣而众不嫉;他与名将李光弼的关系,由于他的宽厚和李的严厉使得两人在治军上各有千秋,也难免矛盾,当他实质性的成了李的顶头上司时,李感到大灾临头,当面请死。老令公折箭为誓,不记前嫌,使李由感动而效死。充分反映了老令公“人者,仁也”的仁义道德观;作为大忠的他能够避开大奸如鱼朝恩、程元振等人的陷害,在艰难的条件下继续为国出力,而又不至身败。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在他身上,人们看到了人格的力量;祖坟被挖掘,在封建社会,这是最大的侮辱和仇恨,但当这些乱军被抓住时,郭子仪却为他们在皇帝面前求情,他说,平定安史之乱,征战沙场,由于管束不严,此类事并不少见。对于自己,或许是上天的处罚,原谅了他们吧。换了别一个掌管天下兵马的大元帅,这件事极可能演变成一场祸及天下的动乱,而在这里,汾阳王一个姿态,不但使事情得到很好的解决,而且对于郭子仪,满朝大臣、天下百姓,谁不赞叹?“子所不欲,勿施于人”,老令公胸怀,可容天下。所以,当他受到误解,被剥夺军权的时候,他上书将所有先帝赠送礼物,全部退回时,说“臣德薄蝉翼”,其实是德高望重,厚德载物。满朝动容,皇帝顿悟。我们可以说,造就千古一人的思想根基,就是儒家的全部优良传统。
因此,现在仍然停留在历史的研究阶段,去争论郭子仪的祖宗三代籍贯何处,去研讨郭子仪的丰功伟绩,其实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在文化的层面上进一步拓宽和开掘。从理论联系实际出发,为郭氏研究引进更大的活力和效益。
同时也祝贺汾阳王府奠基,感谢王再武先生和所有同仁的奉献和贡献。相信郭氏文化研究将开创一个全新的局面。
 
(摘自《山西省郭氏文化研讨会》发言)
上一条:汾阳的“汤”美极啦!        下一条:“五个汾阳”建设的哲学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