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智院:见证汾州中西文明交融

[作者:张立新 照片收藏/张春桥 来源:《汾州乡情》2015年第2期][2015-04-21]
 
汾阳广智院是一座见证汾州中西文明交融的建筑。清宣统元年,即公元1909年,由华北基督教公理会创建。它是基督教在汾阳创办较早的传播西方文化的机构之一。在此之前,以美国文阿德为代表的基督传教士已经在汾阳城南水井建起了教堂,后来又于1915年创办了铭义中学、1916年创办了汾阳医院以及指挥街西口的基督教大教堂等。
汾阳广智院,位于汾阳城鼓楼东街北侧,原东邻旧汾州府考院,西邻永年西药房,北与李姓大宅相连。抗战胜利后,阎锡山四十三军军部驻扎于此院。建国后,拆除考院建汾阳人民剧院;永药西药房处建新华书店,广智院先后被用作汾阳图书馆、汾阳博物馆、汾阳文化馆、汾阳农村文化工作队、汾阳文工团办公用地。
汾阳广智院主楼规模不大,小巧灵珑,东西跨度五间。主体建筑二层,一层中为门洞,门洞两侧各二室。门洞东侧第一间木梯通二层。二层走廊北侧留窗采光,廊南三间为大通间,南带阳台,木槛杆;廊东西两头各有一间办公室,廊东有楼梯通三层东西顶阁楼。二层木地板,壁炉取暖。后院还有大厅、东庑房等建筑。
广智院,意为“广其智识”,是汾阳基督教青年会一个传播文化知识的机构。它对广大民众开放,内有布道堂,宣传基督教义是其主体功能。还兼备博物馆与游戏场的功能,内陈列品包括动物、植物、矿物、天文、地理、机工、卫生、生理、农产、文教、艺术、历史、古物等多个门类的展品,采用展橱、镜框、挂图等多种展览方式向人们传播西方文化与科学技术。
上世纪二十年代时,汾阳广智院门洞东西两侧分别挂有“博物馆”、“游戏厅”牌匾,“广智院”横匾高悬于二层阳台门顶。“广智院”三字由邑人达臣卫璋题书,厚朴兼顾圆润,粗犷透着灵动,笔力老道。此匾乃基督教会于西历一千九百二十年敬立。
卫璋,字达臣,1866年出生于汾阳东阳城村,1899年曾出任汾阳县清徭局主管。清光绪二十六年,清廷推行地方自治,曾出任汾阳第一区区长。“中华民国”元年,汾阳县东十三村因水而生命案,讼案至省。汾阳执政软弱无能,被罢调回。为安民息事,省府委卫璋权知汾阳事,代理汾阳知事一职,全力处理东村民变。卫璋不辱使命,会同省署派员及孝义知事调理此案,公道稳妥地化解了这场危局,涉事双方心悦诚服。
卫璋悉心于传统文章书法,后被聘为基督教“神道学校”国文教师,并于公元1920年为基督教创办的广智园题匾。这表明,在大清王朝覆灭、中华民国建立,社会急剧大变革大动荡时期,作为一名深受儒家思想浸淫的传统知识分子,作为一名政府官员,卫璋思想开明,观念开放,或着说他最起码不反感外来的基督教,没有与其水火不容,老死不相往来。
也许,卫璋正是在与基督教传教士的接触之中,接受了西方文明的启迪,增长了自己的见识,开阔了自己的视野,才做出了送自己长子卫天霖东渡日本留学的决定。其子卫天霖,1919年赴日本留学“广智”,临别卫璋以“守身如玉”四字赠子。卫天霖学成归国,终成中国油画一代宗师,被誉为“中国油画先驱”。
张春桥先生收藏的这幅老照片,照片中人物具体为何人,为什么在广智院门口合影,这幅照片拍摄于何年。虽然年代久远,对这些问题暂无法确考,但这幅照片本身仍然具有较高的文史与文物价值,值得作一考究。
本幅照片中人物名姓虽无法确指,照片本身就是中西两种文明融汇的一种表现,穿制服、穿西服、穿中服的三类人物和谐共坐于一处。第一排两侧穿制服的两人,可能类于警察或保安人员,也许就是广智院的门卫;第一排中间穿长袍马褂戴瓜壳帽的,应为汾阳城绅士名流,卫璋极有可能就在其中;第二排穿西装者应为外国传教士;第二三排中间着中服的可能是本地基督教会的信众代表。
特别需要注意的是第三排左起第二人,极有可能是武子程。其站位前后左右六个人,包括外国传教士,从其服饰、神情和拍照安排习惯判断,可能是广智院工作的神职人员。
武子程,1889年生,原名明道,别名定一,字子程。汾阳东九枝社人,出身于官宦人家,家境优越,二十世纪初为追求新思想,曾由山西大学辗转于南京高师、北京大学、杭州等地。1921年冬返回汾阳,经友人推荐供职于广智院基督教汾阳青年会。
在北京求学期间,武子程结识了李大钊等人,将大量马列书籍和中共党报党刊输送回汾阳。他利用基督教汾阳青年会名义,多次在广智院举办各种展览,邀请北京、太原等地社会名流来汾阳讲演,为新思想和马克思主义在汾阳的传播做出了贡献。1925年初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5年夏,中共吕梁地区第一个地方党组织——中共汾阳特别支部成立,武子程担任特支书记。武子程从广智院的一名神职人员,转变为一名高唱“英特纳雄奈尔一定实现”的无神论者,这可能是广智院创办者绝对意想不到的,历史有时真值得好好玩味。
从卫璋题匾时间看,如果第三排左起第二人为武子程的话,这张照片极有可能拍摄于1921至1924年之间。1925年冬武子程调任中共太原地委工作。照片中四人手中拿有材料,由此猜测,这可能是一次非常重要的基督教会议结束后的合影。
汾阳广智院作为基督教与中国传统文化融合的产物,有其特定的历史价值。全国范围内这种由基督教会创办的类于中国早期博物馆性质的建筑并不多见。从网络搜索来看,目前仅显示有汾阳广智院与济南广智院两所。1904年,英国传教士怀恩光在青州建立了一所“博古堂”,后迁到济南,并改名“广智院”,是济南乃至我国最早的博物院之一。解放济南时,陈毅司令员曾专门下令不要轰炸广智院。1952年,济南广智院被山东省政府接收,1954年定名为山东省博物馆。1992年,广智院被列为山东省文物保护单位,至今保护完好。
汾阳广智院承载着中西文明融汇的深刻记忆,具有特定的文化地标功能,也许在未来某个时刻,它将焕然而重现于汾州大地。
上一条:汾阳作品亮相山西廉政剪纸展        下一条:木匾雕刻:灵动的手工艺术瑰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