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篮里的鸡蛋半个黄

[作者:汾阳 苗保先 来源:《汾州乡情》2015年第5期][2015-10-20]
 
  
偶染小疾,朋友听说了,就送来一篮鸡蛋。那篮子是竹编的,很精致,还染了粉红的颜色,上面还装点了几朵精美的塑料花,很喜庆、也很好看。
朋友说刚从超市买的,是新鲜的生态家鸡蛋,出厂才两天。我抬眼去看,见竹篮上还贴着一份说明书。印刷精美,文字也很讲究,介绍着生态蛋的种种优点。
朋友反复嘱咐我,对身体不能马虎,吃上更要讲究,比如鸡蛋,要吃就吃新鲜的家鸡蛋,生态环保还营养。
第二天早上准备早餐,想起朋友的话,就没有煮平时吃的普通蛋,而是小心地把竹篮打开,取出两颗小巧玲珑的生态蛋,洗洗煮在电磁炉上。
8分钟是煮鸡蛋的最佳时间,煮出的鸡蛋不嫩不硬刚刚好。鸡蛋煮熟后凉水冲过,剥去蛋壳,却发现那小家伙只剩下一多半,蛋黄不在蛋心处却偏在一旁,似乎只有半个。那鸡蛋像被谁咬了一口,看起来很滑稽。
鸡蛋吸黄是再普通不过的事,原本也不必大惊小怪,只是感觉可惜了那个色彩鲜艳的竹篮,可惜了那份印刷精美的说明书,还有那些漂亮的文字。又看了一眼出厂日期,真的是两天前才出厂,朋友没看错,我也没看错。但怎么这么快就吸黄了呢?
说到礼品食物,想起去年中秋节,一个朋友从北京带回一盒月饼。那盒子精美的让人不忍心打开!但月饼毕竟是吃的东西,不忍心也是要打开的。我小心地去掉外面的包装膜,打开那个精致的大盒子,里面是六个精致的小盒子。拿起其中一个打开,里面依然是精美华丽的塑料包装袋,再打开这个袋子,那个精巧到极致的小月饼才羞羞答答露出来,像洞房花烛夜的新娘子。
看着手心里的这个宝,有些不舍得下口,小心地掰开:薄薄的皮,七彩缤纷的心儿。面对这么贵重的礼物月饼,我不敢像平日吃俗物一样那么粗俗,而是很淑女地慢慢咬了一小口,慢慢地品,感觉只有这样才对得起这个千呼万唤才出来的精灵。
可能咱这俗人,生来就是低俗的口味,欣赏不了高级的东西吧,反正这月饼放在嘴里,不甜不咸,丝毫没有美的味道,也完全没有普通月饼的滋味。喊家人一一来尝,居然个个表现的都和我一样。唉,一家子俗人。
自己不喜欢的东西是不能转送他人的,只好束之高阁。放一些时日后月饼变得干硬,只好狠狠心扔掉。
上周友人聚会,一个老朋友带来一个新朋友。说实话,那女人看起来很漂亮:头发烫的很好,说是在省城请专业设计师弄的;衣服穿得也很高档,说是在欧洲品牌专卖店买的。女人化着精致的妆,让我们这些素面朝天的女人有些自惭形秽。
女人的脸保养的也极好,温润而有光泽。朋友悄悄跟我说,人家不仅平时吃着澳洲进口的羊胎素,还定期去北京注射什么肉毒杆菌呢。
女人的脖子上带着一枚翠绿翠绿的翡翠项链,右手的三个手指分别戴着不同材质的戒指,一枚白金,一枚钻戒、一枚绿宝石。女人的左手腕带着一块小巧的坤表,什么牌子咱不认识;右手的手腕上戴着的手链是意大利彩金的,这个咱倒是知道。那年去香港,导游带我们去购物,售货员给我们介绍过。像做工这么精巧又这么有分量的手链,我们只是透过精品柜的玻璃看过一眼。
要说,我不是一个心胸狭隘的人。在和朋友相处时我有自己的原则,我要求自己:对待朋友只许欣赏、不许挑剔。我能从每个朋友身上找出他们的闪光点。所以,我拥有许多不同层次的朋友。我喜欢朋友,朋友也喜欢我。
那天,我也计划像往常一样,用欣赏的目光接纳这位新朋友,便主动而友善地和她打招呼,友好地和她聊天。
那女人微笑着侧脸打量我,见我一身很普通的衣着,一张很平常的素脸,脖子上手上浑身上下没有佩戴一点金属,那笑就有了些勉强。其他几个朋友也像我一样,接受了这个女人同样的礼遇。不过,我们互相看一眼假装没事,看在老朋友的面子上继续我们的热情。
菜盘逐一上来,大家开始吃菜,还不停地向新朋友劝菜。不料那新朋友毫不领情,撇着她那张好看的嘴,一会儿说这个菜欠火候,一会儿又说那个菜不地道,鱼不是新鲜的,虾也有些缺氧……
她的讲究让一桌子朋友无所适从。不吃吧,这好好的一桌菜就要浪费了,再说我们这些人吃得还很美;吃吧,好像我们大家很低俗,都没有品位。
慢慢地,大家把筷子都放下了,请客的朋友一脸的无助。她是因为那位老朋友要带新朋友来才选了这家餐厅的。平时我们聚会,一般不来这么高档的地方。带新朋友来的老朋友也是一脸的无奈,不知如何处理眼前的尴尬,投来求助的眼神看我。我只好装作轻松地笑笑,便拿起筷子夹住一只虾,剥去皮不管不顾地放进嘴里,还频频点头说:好吃好吃!大家见我带头这么不高贵,也纷纷拿起筷子大吃起来。
这时,餐厅经理过来敬酒,轮到敬那个新朋友时惊讶地叫起来:“这不是二丫吗?看样子现在过得挺好的?”
我们惊奇地问:“你们认识?”经理说:“何止认识啊!我原来开小饭店,她当服务员,跟了我好几年呢。不信你们问她?”说着还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又说:“后来,人家有福气,让煤老板看上了,就远走高飞了!你看现在,就是不一样!来,二丫,咱们干一个。”那二丫脸刷地就红了,只好起身和经理碰了杯。
经理出去了。那二丫坐了一会儿,说还有事,就起身要先走。
大家客气地目送她提着精致的小包离开,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
笑声中,我忽然就想起那一盒月饼、那一篮鸡蛋来。
上一条:说说汾阳的旧家俱、老物件        下一条:告慰冤魂 纪念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