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朱话“乡情”

[作者:晋中 朱述龙 口述 高涌泉 整理 来源:《汾州乡情》2015年第5期][2015-10-20]
 
  
 我叫朱述龙,现年85岁,原籍汾阳西门街百户营,1948年到太谷银行工作,现为晋中榆次区城建委的离休人员。今天,我想借助《汾州乡情》的平台,向乡亲们诉说感激之情。
我是一个平凡的庶民百姓,双耳失聪、双腿重度脉管炎、只能靠轮椅行动。本以为自己已经被世人遗忘,没想到有那么多熟人还在千方百计寻找我、关怀着我。远的不说,就说今年吧,我的汾阳老房东张塾、靳秋英夫妇多次给我写信。他们从北京回来,专程来榆次看望我。还有曾经和我在汾阳西门农业社当过社员的高涌泉,通过《汾州乡情》第二期附的捐款名单上看到我的名字,索到了我的联系电话。当他夫妇俩冒着大雨找到我家时,我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时隔50多年的思乡之情啊,怎能用几句话说得清楚?
我曾在上世纪50年代那场特殊的“反右”运动中,莫名其妙地被卷入政治漩涡,下放回西门大队当社员,一干就是18年。在这期间,我心中一直有一颗太阳。在生产队里,无论从事怎样的脏累的活儿,我都看作是一个公民的本分和职责,认真做好。凭着自己的勤劳、耿直,迎来了新的生活。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被彻底平反。榆次城建局领导派小车专程接我重返工作岗位。我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带着感恩的热情,取得了建委系统统计师资格,还成为本系统职称评委会委员。
离休后,当我身患疾病,生活不能自理时,一位善良热心的农家妇女赵二云承担起护理我的重担。她曾经照料过年迈的公公、婆婆和自己的父母,有丰富的护理病人的经验,在我这里一干就是14年。她的真诚、细心深深感动着我。我们现在以父女相称,两家人生活在一起,因此我不再孤单,享受着衣食无忧、有说有笑的幸福生活。
回忆我这坎坷而又幸运的人生,在我最困难的岁月里,没有人因为我是“右派”而鄙视我,当年我骨折后,吕巧英的母亲悉心照料我两年……还有许多无私关照我的好心人,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愧疚之情一直无法释怀。现在我的手指因病不能执笔,只好烦请乡友高涌泉代为执笔写下这篇短文,向关心过我的乡亲们表示感谢和歉意,你们这份淳朴、真挚、善良的乡情,老朱我永远铭记在心。
祝愿乡亲们身体健康,家庭幸福,好人一生平安!祝《汾州乡情》越办越好!
 
上一条:告慰冤魂 纪念英雄        下一条:汾阳早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