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汾阳的旧家俱、老物件

[作者:晋中市 马克俭 马玉梅 来源:《汾州乡情》2015年第5期][2015-10-21]
  
汾阳人爱干净、整洁,家里收拾的干净利落,细致而讲究。生活中所用的物件、家俱不但用起来得心应手,看起来还美观大方。单说柜子,根据不同的位置、用途,就有平柜、立柜、顶柜、碗柜、银柜……
 
平柜
平柜是各种柜子中的上品,它的特点是正立面平滑光亮,两扇门中间黄铜质带锁的器饰铜器铮光发亮,煞是好看。柜子材质厚重敦实,一般都是深枣红色的油漆,光亮润泽,双开门。摆放在卧室里较为显眼的地方,看起来既高档又大方,是小康人家必备之物,里面存放四季衣服,用起来很方便。
 
顶柜
顶柜是和平柜配套的小柜子,它的长宽、颜色和平柜保持一致,摆放在平柜的上面,所以叫做顶柜。一般是存放平时不经常穿的衣物,如毛围巾、毡帽子、皮衣等。它的特点是防潮、防虫蛀。也是双开门,配有铜器、铜锁子,小巧而又典雅。顶柜是平柜上面的必备之物,平柜上面没有它,好像男人没戴帽子大失雅致,有它才叫完美。
 
立柜
立柜,做工繁简不一,高低大小和平柜类似,但材质差别很大,有核桃木的,也有榆木的,还有杨柳木的。立柜一般摆放在门道里比较存取方便的地方。主要存放一些生活中常用的杂物,或是能长时间存放的食物,为防止猫鼠类动物的进入,一般它的柜门不上锁只有方便开关的搭扣。
 
炕柜
顾名思义就是炕上摆放的柜子。它的材质、色泽、样式却较为讲究,有大漆描金绘彩的(黑色的高档油漆),也有普通的油漆。双开门,中间留有一个三十厘米的空隙,空隙外面镶有一面小镜子。柜门上配有铜器锁子,摆放在里火炕较远的边沿(专门为它设计一块不通火炕的砖炕,汾阳人叫实炕),炕柜是专门为女主人设计的柜子,柜子里分上下层,主要存放一些随手可取的针头线脑、小布料等等,下层存放一些家人经常替换的内衣、内裤,也存放一些女人们经常佩戴的首饰细软……。中间的镜子可以拉开,放一些女人用的油油粉粉、胭脂之类的化妆品。炕柜也是小康人家必备之物。
 
被柜(被阁子)
被柜。汾阳人俗称为被阁子,它的主要用途就是存放全家人的被子。汾阳人爱干净,起床后首要之事就是把被子叠好,平平整整的放在被阁子里,炕上利利索索,只有一块透亮干净通炕的油布,显得非常干净。被阁子一般由四扇折叠门组成,两扇为一组,长宽与炕柜一致,被阁子里可以平躺一个人。我们小时候藏猫猫经常躺在被阁子里让人找不到。四扇门油漆华丽,面上有花草、人物、风景,如梅兰竹菊、古代仕女图等等。衡量一家人日子过得好坏,从炕柜、被阁子、平柜、立柜……的配套程度一眼就可以看出来。
 
银柜
就是存放金银财宝的柜子。它做工考究,上面是两个抽屉,下面是双开门的柜子,都备有精致的铜锁,柜子里面也分上下两层。小时候在我奶奶住的南窑里就有一个漂亮的黑油漆银柜。不过从我记忆以来柜子里边放的就是逢年过节才用的盘盘碟碟。我和街上的小伙伴们掂钱(游戏)曾经从银柜的抽屉里拿到过铜钱,也算是祖上给后辈儿孙留下的财宝吧。在我家对门的“义昌厚”杂货店,孙掌柜的账房里就有一只类似的柜子,看守很紧一般人不准靠近,人家那才是真正意义上的银柜。
 
栏柜
栏柜是旧式店铺都有的一种柜子。它的作用就是把顾客拦在柜台之外。顾客买什么只能指指点点,但是不准入内直接挑选东西。栏柜有木头做的,也有用砖头砌的,如果进入当铺,那栏柜简直让人望而生畏高不可攀。因为穷人急着用钱,柜台高的看不到里面,只能看见掌柜严肃的面孔。把典当之人远远的拦在柜台之下。
 
碗柜
一日三餐,盘盘碟碟、碗碗筷筷、抿尖床儿、擦尖床儿、油瓶子、醋罐子……总得有个收搂的地方,有个合适的存放之处,于是就有了碗柜。碗柜有大有小,有高有低,有固定的也有能移动的,一般都放在锅台两边,碗柜比较简单,我家的碗柜分三层,上面一层放碗、碟、盘子,中间有个抽屉放筷子、铲子、黄瓜搔、大小擀面杖、勺子、笊篱、剔尖用的筷子、月饼凸凸……,下面是个架子,内放大小案板,一目了然,存取方便。
 
面柜
面柜。即放面的柜子。形状像是一只箱子,打开箱面又分成好几个格子,格子大小不同,分别放白面、豆面、红面、玉米面,一目了然。盖住箱子干净整洁,箱子上面盖着一块油布,擦得铮亮,根本看不出它是放面的箱子。
 
鞋柜
鞋柜就是放鞋的柜子。它放在炕柜最里边的疙里。是正方形的黑色油漆柜子。它可不是现代家家都有的鞋柜,现在的鞋柜都是放拖鞋的。怕把地板踩脏,所以一进门就必须换上拖鞋。以前都是砖地所以没有拖鞋。我家鞋柜里放的是父亲的一双礼服呢面的皮底鞋,这双鞋只有过年过节才穿。其次是奶奶的新鞋,还有妈妈的绣花鞋,一般都是过年才穿的。再就是给孩子们准备过年才让穿的新鞋,或者是正在做的半成品,还有就是做鞋用的麻绳、锥子、楦头等做鞋用的工具,旧鞋是不准放进去的。男孩子们从来不碰它,只有过年时妈妈才拿出来分配给他们穿,所以他们根本不理会家里还有鞋柜。
下面再说说几件小物件。
 
调和盘
调和盘也叫调料盘,汾阳人从古到今家家都有,不管穷富是做饭时的必备之物,只不过是有简单与丰盛之别而已。简单的只放着酱、醋、盐钵子,丰盛的外加香油、胡椒面、辣椒面等等。调和盘就是一个木质大盘子,有四方形、长方形两种。每当做饭,吃饭时,家家都要把它端出来,便于调味。记得我家的调和盘就是木制的,因为用的年久了,那盘子油光发亮,里面都有油、盐、酱、醋、香油、胡椒面、葱、芫荽、干辣椒面、韭花、酱豆腐、芝麻酱、虾酱……等等一应俱全,吃饭时把它端在桌子上,根据个人口味自己调和,吃起来真香,这是传统,至今我家都有。到别人家吃饭没有这种配备准觉得吃的不如意,不对口味。总这,调和盘承载着汾阳的美食文化传统。
 
火床(俗称火支支)
火床床是放在灶台上的一个物件,算是放在各种柜子中的微型小柜子。以前几乎每个家庭中都有,只不过是尺寸大小、质地好坏有所区分而已。火床床有单扇门、玻璃门、双扇门的,也有不上门的,但下面都有两个小抽屉。至于为什么叫火长长这么个奇怪的名字?一是因为它是放在灶台上的,二是因为它小,咱汾阳人把小板凳叫长长,所以也把它叫火长长?一时说不明白。它主要是存放铜锡质灯树等一些日用的小东西,或一些小的工艺品小摆件。玻璃门上是贴像片的好地方,抽屉里放的是曲灯儿(火柴)和长曲灯(点火用的一种长火柴),还有一些常用的万金油、蛤蟆碇等小东西。火床床一般为竖长方形,和现在的“多宝阁”相似,小巧玲珑、适用方便、可惜随着生火灶台的消失而现在没有了。
 
祖先堂堂
在我家北门街58号故居门道夹扇里边、摆放着一个叫祖先堂堂的小柜子,里边供奉着祖先的牌位子。平时两扇门紧闭着,每年大年初一早晨捞出的第一碗饺子,由父亲用上供祭祀专用的小木碟碟端着分别给神牌位和祖先牌位上供,父亲口里念念有词,挺神秘的,不让我们靠近,上供前必须把手洗干净,以显示对祖先的尊敬,这个习惯延续了多少年,这个神圣的地方在我的脑海中记忆犹深。祖先堂堂的规模大小也不等,有“三世堂”和“五世堂”之分。里面分层排列着家庭祖先的灵位,实际上就是个缩小了的“祠堂”。也是“忠孝”文化的结晶。
 
梳头匣
汾阳女人自古爱收拾、打扮,出门都要在镜子面前仔细的梳妆一番。绝不会披头散发就走出家门。所以每个女人都有一个梳头匣。妈妈的梳头匣是一个长大约50厘米高20厘米油漆彩绘盒子,里面有粉盒、头油盒、木梳、蓖梳、帽刷、网眼头套、簪子、雪花膏等等,每天吃完饭收拾利索后坐在那里仔细梳洗一遍。轮到我这一代就简单多了,我当时也有一个梳头匣,是上海第一食品厂的铁饭盒子,里面只有一把梳子,一盒油,那油叫“维尔夫”、“万紫千红”、“友谊”、“百雀羚”。我梳头也很简单,三八两下就完事,因为要急着上学。上班后根本没时间去收拾打扮,也就不允许,也不敢打扮,怕人家说你是小资。现在年轻人的化妆用品大不一样,人家他们叫化妆包,各种面霜、眼霜、眉笔、彩笔、名目繁多,一盒抹脸油动不动就上千元,一只唇彩笔也上千元,什么面膜呀、唇膏呀、听所未听、闻所未闻,贵的吓人,这次去上海女儿让我剪了一次发,事后她说200元,后悔的我几天都没睡好觉。时代不同了,人民生活提高了,但我觉得有点太奢侈、没必要,三代人不同的梳头盒,折射出时代的大发展。不管怎说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是社会发展的主流。
上一条:我与《汾州乡情》        下一条:竹篮里的鸡蛋半个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