汾州儿女:高凌云的异国十年

[云游四海 来源:《汾州乡情》编辑部][2016-07-20]
 


 
当一个父亲在“高”姓的后面还给女儿加上“凌云”二字的时候,就似乎谶定了她的人生将远离故乡,漂泊不定。
2001年12月4日,在首都国际机场,她冲着送行的家人远远地安静地挥了挥手,头也不回地登上了远赴德国科隆的汉莎航班。无知者无畏,零德语的她就这样闯入了这个认真、严谨、强势、一根筋的国度。
迄今为止3975天。
10年10个月零18天只身挺入德国。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忍不住微笑着拍拍自己的肩膀,眉宇间却少有“弹指一挥间”的感叹,因为每一天都过得真实,踏实,充实,努力。
3个月开口讲德语,7个月开始打第一份工,9个月通过德语考试,19个月后开始读第一个硕士学位(经济类),2003年开始在一家电子公司做国际采购,半工半读。最忙的时候,一周同时打另外4份不同工种:或给跨国公司执行总裁做随行翻译,或照顾邻居家的孩子和龙猫,或在私立的高中打扫卫生、整理图书……


高凌云在德国
 
认真做事,努力学习,喜欢微笑的孩子,上天很少舍得辜负吧!她想。
2005年在教授的推荐下,参加了一个面试并入选一家德国国际企业实习,这家百年老店没心没肺地任命当时还是学生的她和德国搭档去北京的分公司建立质量体系,5个月以后居然通过了国际认证。老总发现了他们这对便宜好用的宝贝,又把另一家德国的分公司拿来让他们做体系,然后就趁热打铁允许她在总部写毕业设计。顺理成章地,在毕业前半年她就拿到总裁助理的工作职位。
2009年,金融危机来了,像所有的汽车行业一样,她所在的公司开始开源节流,大幅度裁人。原本需要满世界飞,常常加班的她,一周只需要工作4天。“充电”应该是最好的选择吧,于是她开始并完成了第二个硕士学位(工程类)的在职学习。
2010年底,她开始全权负责该公司售后市场一系列产品的管理工作,年均销售额1200万欧元。
没错,此刻的她正在试图用“轻描淡写”的语气描述她其实没有那么轻松的旅德人生。
她不好意思地说,稿子拖了半年,实在是因为底气不足,儿时虽聪敏乖巧,但因为爹妈没有时间和精力亲自过问学业,所以一个人安静放任地读了许多年的所谓“闲书”;青春期叛逆淘气,不肯努力,中考高考皆成噩梦;在国内上了3年“不曾入流”却可以成功释放她的个性的大学。
她从来就不是个普遍意义上的成功小孩,成功学生或者成功人士。


高凌云和德国同事在一起

 别人在好好读书的时候,她在玩,在读和中国教育制度没有什么关系的郑渊洁,马克·吐温,宫崎峻。
别人工作了,她才开始喜欢学习,懂得为何学习,知道怎样学习。
别人谈恋爱结婚生小孩了,她还在一边工作,一边上学。
别人的小孩会打酱油了,她才把自己嫁了出去。
别人买房买车了,她还在享受欧洲的宁静浪漫,美景无边。这些年她几乎走遍了芬兰、比利时、法国、荷兰、瑞士、奥地利、捷克、波兰、西班牙、意大利、梵蒂冈、希腊、匈牙利等十几个国家。
果然,总是慢了别人一拍。急什么呢?她说,人,生来不是为了完成任务的。
孝敬父母,善待自己,多读好书,努力工作,行走世界,可以面对镜子中的自己,才好。
 
 
 
上一条:精彩十五 感恩有您        下一条:汾阳女警花 铿锵夺三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