汾州骄子:亦导亦演张勇手

[作者:宋志强 来源:《汾州乡情》编辑部][2017-01-20]
 
 
 
 
张勇手(原名张永寿),1934年出生于汾阳大南关。国家一级演员,著名电影导演、表演艺术家。中国电影艺术家协会会员。四届全国人大代表。
 
1948年参军,1957年调到八一电影制片厂,从演员到导演,从编剧到自导自演,在新中国电影史上塑造的银幕军人形象,给亿万中国人民带来了心灵的震撼和满足。观众熟悉而亲切的《英雄虎胆》《海鹰》《林海雪原》《奇袭》《南海风云》等,都成为色彩浓重的军人偶像。他导演的《祁连山的回声》获文化部优秀影片二等奖。其曾荣获国家电影家学会“特殊贡献奖”。
 
 
/ 张勇手
 
丙申岁末,笔者又一次与张勇手老先生相约在八一电影制片厂干休所,在图片社拷贝照片时,巧遇到我国另一位老一辈电影艺术家田华同志。老先生介绍我是他很要好的乡友,我们的话题,也就自然从田华、张勇手、陶玉玲和贾作光六年前在人民大会堂隆重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文艺晚会上那张载歌载舞的照片谈起。张勇手兴奋地回忆说:那次演出之前的一个多月,中宣部和文化部的有关领导就通知了我,我们4个七八十岁的老头老太太,在空政排练场排练节目,天气太热,上边怕热坏了这几个宝贝老人,就转到了郊外的航天体育馆,每天按照设计要求不停地跳。田华补充说,我们这些“老小孩”,二十多天里没有一个叫苦喊热的。那天的晚会,规格级别高,影响很大,电视频道向全国直播,我们扎着绸子在台上跳了很长时间。演出结束后,政治局九位常委上台接见,和我们照相,还询问我们多大年纪,当时的胡锦涛总书记说:“这种精神不老,对党的情感不老。”这张珍贵的历史性照片,被后来编著的《汾阳人在北京》书中刊用了。
 
当说到我与张老先生谓之乡友,著名老艺术家田华,情不自禁地又延伸出二十年前与张勇手在汾阳拍摄电视剧《八一五的汾州》(汾州大捷)的许多趣话。张老说,那年田华67岁,作为全国著名影星,只在片子里扮演了一位配角“田母”,真的是高风亮节。田华说,勇手那时也六十多岁,已经成了著名导演,可回到老家那个兴奋的劲,从来没有见过。是啊,故土的独有孤月与乡情的思雨雪霏,引出了张勇手下面的几段故事。
 
小战士参加过大战役,立过功,还收获了爱情
 
张勇手1934年农历十月初四,出生在汾阳大南关一个贫农的家里。三岁丧父,他很早就挑起家庭重担。1948年汾阳解放,14岁的他考入了徐向前担任校长的解放军18兵团60军的随军学校(即晋中公学),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小兵”。他跟随军校,参加了真枪实弹的太原战役。后来,他被调到60军文工团,跟着部队边打仗边演出,从太原打到临潼、宝鸡,一直打到西南的川西。小战士在迎接新中国的诞生中,经历着枪与炮、血与火的历练。
 
1950年底,朝鲜战争爆发,他受命北上,来到河北沧县。经过简短休整,他随部队开到了安东(今丹东市)。1951年3月,年仅17岁的张勇手来到了朝鲜前线。在五次战役和停战前的反击战中,他几乎跑遍中线、东线所有的前沿阵地,在慰问演出的前后间隙,还为志愿军战士送粮食、弹药,运伤员。他曾带着重病,冒着生命危险,出色地完成上级交办的任务。五次战役后的休整期间,他还带领六名文工团员,到平壤朝鲜国立艺术剧院,与朝鲜人民军协奏团一起跳起朝鲜舞,向祖国代表团汇报。为此,他先后两次立过战功。
 
在朝鲜的战火中,革命的英雄主义中也捎带着革命的浪漫主义。他结识了一位和他同样14岁参军,并在一个文工团战斗的成都姑娘张家懋。共同的革命理想共同的战斗生活,他们碰撞出了爱情的火花,结下了深厚的情意,从战友到恋人,回国后的1956年,他俩结为终身伴侣。
 
/ 张勇手参军时期照片 
 
当电影演员,他塑造的军人形象,征服了亿万观众的心
 
作为20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银幕军人偶像,他英俊勇武的外形和真诚贴切的本色内质,塑造了十几个让亿万观众永久难忘的银幕形象,他身上俱来的自然气质,配上浓重的军人色彩,他的银幕形象,曾经征服了中国亿万观众的心。
 
张勇手从朝鲜战场胜利归来,回到了南京军区文工团,担任了分队长,部队整编后,他提升为演出队长。1957年初,“八一”电影制片厂到南京部队选演员,经过试戏他被选中,借到“八一”厂拍摄《黑山阻击战》,在影片中扮演连长王海龙,又在《英雄虎胆》中扮演我军侦察参谋耿浩。23岁的张勇手一年拍了两部片子,而且很有演技和功底。经过严格的选拔,1958年,张勇手被正式调到“八一”电影制片厂的演员剧团,开始了他二十多年电影演员的艺术生涯。
 
1958年在《县委书记》中饰民兵队长小虎;1959年在《海鹰》中饰水手李雄;在《赤峰号》中饰舰长田海雄;1960年在《林海雪原》中饰参谋长少剑波;在《奇袭》中饰连长方勇;1962年在《哥俩好》中饰班长;在《打击侵略者》中饰游击队长金哲奎;1965年在《分水岭》中饰复员军人李云虎;在《地道战》中饰区长赵平原;1974年在重拍的《南征北战》中饰高营长;1976年在《南海风云》中饰政委梁充海,并兼任导演;1979年在《二泉映月》中饰赵先生;1980年在《啊,摇篮》中饰旅长肖汉庭;在《飞行交响曲》中饰师长赵辉等形象都给当时的观众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尤其他在《林海雪原》中扮演的少剑波,成为当时中国政工人员的行为楷模,他的精湛演技演艺,不但征服了亿万观众的心,且至今没有人能够超越。
 
张勇手没有艺术院校的科班经历,也没有受过电影表演的专门训练,为什么他的表演艺技却是那么精彩绝伦?他告诉我们:从小参加部队,基层生活本身就是一个大课堂。部队干部们的品行、气质,一个眼神、一个姿势等,都活生生地撞在了他的心里。因此,当扮演到具体的一个人物角色时,那些生活在现实的“样板”,不由自主地就涌现在脑海里,这里面还要把握扮演对象的特殊性格、气质和心理,才能惟妙惟肖地展示出来。如《海鹰》中的李雄,这个人物是一个性格十分活跃,又很幽默的南方干部,说话时嘴巴经常带着“乖乖”,与北方干部的性格有很大差异,而部队中有很多类似这样开朗、乐观,具有像大海一样宽广胸怀的干部。他深入部队细细体味和学习,因而就比较顺利地缩短了与角色的距离,将这个人物成功地塑造出来了。再如,饰演《啊,摇篮》时,就被剧本中肖庭汉那种爱孩子、爱明天的精神所感动,止不住热泪流淌,从而实现了生活哲理深刻感触的再体现。正是对人物充满热爱、对剧本主题深刻理解,他才把自己体验到的崇高而真实的情感灌注到角色的心灵,才把人物那种既英武粗放又文弱潇洒,粗中有细、文武双全的性格生动地体现出来。
           
/电影《林海雪原》《奇袭》《英雄虎胆》张勇手剧照
 
当导演,他伯乐识马,推出了几位国家顶级“大腕”
 
1、刘晓庆是他推出的第一个大腕明星。张勇手1976年开始当导演,“八一”厂拍摄《南海长城》。这部剧的女一号民兵排长甜女,因为张勇手对成都的文艺人才很了解,就推荐了刘晓庆。果真如此,电影拍摄完毕,名声大振。影片中男一号的著名电影表演艺术家王心刚,也因为有刘晓庆的加入,更使这部影片锦上添花。刘晓庆由于张勇手的极力推荐,她这位名不见经传的“战旗歌舞团”普通文艺兵,从此踏上辉煌的影视道路。张勇手毫不隐瞒地告诉我们说:如果不是我给了她这个契机,到现在她也涉足不到这个行业。刘晓庆“出息”跟我有很大的关系,这个没必要谦虚。有刘晓庆的话为证:“没有我的母亲,就没有我刘晓庆;没有张勇手,就没有我刘晓庆的今天”。刘晓庆说的是实话,这部电影也成了刘晓庆的处女作。
 
2、唐国强是他推出的第二个大腕明星。1976年初,“八一”厂拍摄《南海风云》,那时候“四人帮”还没被粉碎,张勇手是原来片子中的老演员,这次调来当了导演,还兼任剧中的男一号。他负责定演员,片中的女主角,张勇手调来了刘晓庆,男主演需要选拔,张勇手就全国各地去找,他亲自看了唐国强的几出戏,觉得不错,就大胆地启用了。打倒“四人帮”后,《海鹰》被停拍,上马了《南海风云》,张勇手仍是剧组书记、导演兼戏中的政委梁充海,他继续安排刘晓庆饰演剧中的姐姐,并启用唐国强饰演剧中的弟弟。唐国强的进步很快,一炮打响,成了“八一”厂粉碎“四人帮”后的第一部经典之作,也成为唐国强走向成名的奠基作。
 
3、倪萍是他助推成名的央视著名主持人。1984年张勇手导演一部反映红军西路军妇女独立团悲壮征程的电影《祁连山的回声》,女一号原来考虑刘晓庆。这时候山东话剧团的倪萍知道了这个消息,她曾经在张勇手导演的几部片子中饰演过配角,因此张勇手对她有一些了解。当时倪萍拿着《祁连山》的剧本到处找他,从山东找到北京,又从北京找到长春,刚下火车就给张勇手打电话说:“这个剧本里的女一号我很喜欢,很想去演。”张勇手很坦诚地说:“很抱歉,对不起呀倪萍,我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个事情,女一号初步考虑了他人,你让我考虑一下,三天给你答复。”经过剧组商讨,张勇手认为倪萍以前有拍戏的基础,而且这次是倪萍主动请战,积极性和主动性都很高,也很难得。于是张勇手代表剧组跟刘晓庆交涉,刘晓庆很有讲话艺术,顺利让出主角。这样,张勇手就给倪萍回话:“我决定启用你演主角。”倪萍拍这部戏很努力,拍摄的环境很艰苦,在西北的河西走廊,冰天雪地,当时倪萍才二十岁出头,很能吃苦。两年后,片子获得文化部优秀影片二等奖,倪萍一炮走红。她被央视调入,成了著名的主持人。
 
/《祁连山的回声》海报 主演倪萍
 
 
/《南海风云》 主演张勇手(右)与唐国强
 
 
/《南海长城 》主演刘晓庆
 
张勇手还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影视、话剧界名人
 
张勇手不但是著名的电影演员、电影导演、电影配音艺术家,他还是一位电视影像的著名编剧、导演和话剧表演的艺术家。
 
1、在中国,他最早实现了电影编剧、导演、主演三位一体的艺术成就。《祁连山的回声》获文化部大奖,就是他经典的作品之一。
 
2、他1996年53岁开始进军电视事业,10年间导演了不少电视剧并出演其中人物。63岁时,又出演了电影《海之魂》(饰海军少将)《横空出世》(饰解放军上将)《大爱无垠》(饰演华益慰)《寻找成龙》(饰爷爷)等优秀影片。期间,还出演了9部电视剧中的人物,有《长天烽火——大太空》《省委书记》等,其在《水浒传》中饰演的安道全、《梦断紫禁城》中饰演的乾隆帝、《啼笑姻缘》中饰演的冯司令、《葛定国同志的夕阳红》中饰演的葛定国、《后海前街》中饰演的父亲、《老人的故事》中饰演的庄老头等,都实现了电影、电视艺术的结合,给了影视观众以新的人物视觉享受。
 
3、他还是电影配音的艺术家,曾经为《日本海大海战》《啊、海军》《旋转柱》《吴哥的阴影》《中途岛之战》等十几部外国影片配过音,可见他对外语和外国人表演艺术尺度非凡的掌控能力。
 
4、张勇手在话剧艺术舞台的表演成就也十分了得。他应邀参加了话剧《哥俩好》、《霓虹灯下的哨兵》、《淮海大战》等舞台人物的精彩表演,给观众留下了极深的美好回味。
 
 
■ / 老艺术家们在一起联欢(左一陶玉玲、左二张勇手、左三田华)
 
 
成功背后有时也有点苦涩与无奈
 
张勇手电影表演艺术的造诣,在他三十多岁时已经炉火纯青,家喻户晓。“文化大革命”开始后,由于张勇手饰演的电影故事情节特别符合时代的政治要求,再加上他在银幕上刻画的人物形象非常正能量,因此在当时大部分中国电影被禁演后,他所饰演的电影《南征北战》、《地道战》等片子,仍然保留在寥寥无几的可以继续放映名单之列。特别是他在《奇袭》、《林海雪原》中成功的表演,这两部影片还被改编成那时名声显赫的八个样板戏《奇袭白虎团》和《智取威虎山》成为至今仍是脍炙人口的经典。由于他在艺术战线突出的成功表现和较大的社会影响力。1975年1月,张勇手作为解放军文化与艺术的代表,荣幸地被推选为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这也是汾阳历史上唯一一位四届人大代表,更是汾阳人在人民大会堂近距离最后一位聆听敬爱的周总理做政府报告的人。张勇手告诉我们,再过几天,就是周总理逝世纪念日,虽然光阴四十春秋,但总理的伟大形象和谆谆教诲时时都浮现在他的脑海里,指引着他去做人处世。
 
提起四届人大代表,张勇手苦笑地告诉我,他是凭实力和业绩干出来的,但当时有人说他是江青看中的人,因为有几次军队文化艺术界开大会,江青指名道姓地表扬了他的艺术成就,他也听到了一些私下的耳风。有一次军队开文艺座谈会,当时周总理也在场,于会泳、浩亮这些部长级的领导都在台下就座,张勇手故意躲避坐在一处旮旯里,还是被江青看到了,江青大声喊:“后边那个小张,张勇手,你坐到这儿。”那种情况,谁敢说不?总理坐在右边,江青指着身边一个空位说:“小张,你就坐这儿。”江青讲话中转过脸朝着张勇手:“中央文艺路线出了修正主义怎么办?”逼的张勇手满脸通红一身汗,只好说:“那就和他作坚决的斗争。”江青接着说:“去年刚拍现代戏改编的《南海长城》,今年又拍《南海风云》,应该重拍《海鹰》。张勇手可以当导演。‘八一’厂要组织人马改编。”粉碎“四人帮”,张勇手被隔离了一百多天,他给看管的小战士诉苦说这些事,感动得小战士经常给他到处偷偷地打听着买汾酒。提起他当四届人大代表,刺痛张老先生的还有一件事,当时张老的母亲病危,可是那次会议是在不预先通知开会时间和地点情况下进行的,张老心急如焚,就是不能回乡尽孝。老母亲叫着儿子的乳名撒手人寰。哀讯传来,真的让张老难为死了,回去吧,解放军的干部不能披麻戴孝,烧纸焚香。孝子张勇手只能面对家乡的方向,向生他的老母磕了三个响头,这也成了他一生无法弥补的遗憾。丙申中秋,张老与北京的几位乡友小聚,席间一首歌词唱到:“喝一壶老酒,让我会回头,回头啊望见妈妈的泪在流,每一次我离家走,妈妈送儿家门口……”这时的张勇手老泪纵横,掩面而泣。他对着大伙说:“我这一辈子忠于国家忠于党,唯有对不起我的老母亲。我的生命、我的成长,渗透者母亲无私的爱。”
 
 
 
/ 张勇手
 
离休后的他,仍然没有离开喜爱他的观众
 
张勇手戎马一生,在影视文化战线奋斗一辈子。离休后虽然享受着副军级待遇,但是张老恪守做人的底线,在商品的经济环境中,他谢绝了许多有偿片约,仍然有选择地扮演一些正能量,并且他认为自己有难度的人物形象。2003年,70岁的他,在影片《惊涛骇浪》中扮演军区政委;在电视连续剧《梦断紫禁城》中扮演乾隆皇帝。他说:“前者是军人在和平时期抗洪救灾,后者是古装帝王。我演了一辈子打仗的军人,就想换个新的角色尝试一下。”他说,只要观众喜欢他,他就什么时候都不离开观众。有时中宣部和文化部来通知,他当然是“有请必到”,公益性的活动他总是“不请也到”。
 
当我们与张勇手握手言别时,漫天的夕阳红,满地的绿色生命,他那满口的家乡话,又让我们对家乡走出来的我国著名艺术家,再一次产生了深深的敬意。
 
上一条:汾州骄子:青年影视演员王潭        下一条:让乡情更加厚重隽永